在知識的海洋面前,我寧願是一個學不完、畢不了業的小學生。對此,我感到最幸福,也最快樂,對自己也永遠不滿足。
  我是一個山東的鄉下孩子,長成一個山東的鄉下老頭。經過這麼多年,基本體會就是快樂是一種力量:上學一定要快快樂樂地學習,當老師一定要快快樂樂地教學生,然後給國家、給人類進步事業快快樂樂地服務,這樣才能幹得好。
  解放前,我們縣連一所中學都沒有;我們鄉有七八個村,連一所小學都沒有。1949年秋天之後,我們鄉才有了第一所小學。我是8周歲才上小學,因為上學晚,就更加珍惜學習機會,因為學習特別快樂。
  1952年下半年我們縣有了歷史上第一所中學。我考上初中了,能不高興嗎?我快樂。那是一個鄉下孩子第一次離家住校,所以我上課特別好好聽,特別盼著考試,因為考試完了以後就可以回家玩了,看我媽媽、奶奶和姥姥了。我快樂。
  我有一個缺點或者是優點,就是喜歡玩兒。籃球、足球、乒乓球都喜歡,所以上課我好好聽,下了課快點做作業,省點時間去玩。快樂是個動力。
  現在都說美麗的夢想,我11歲時,第一次在鄉下見到汽車,所以有了夢想——就是要開汽車,當司機。這個夢想一直到進了外交部之後,到了非洲才實現。
  我快樂,因為我碰到了好老師。一個人一輩子都要受教育,中國人有一句俗話叫活到老學到老,我覺得很對,但又不夠。就是活到老學到老,也學不完,我是越活越覺得自己無知,越覺得自己有好多東西沒有學。所以受教育真是快樂的源泉。
  孔子說,三人行必有我師。我不太懂:為什麼兩人行就沒有我師呢?所以我的看法和體會是,兩人行,除了我之外,那個人就是我的老師。
  不管年紀大的還是比我小的,不管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,我都有向他們學習的地方。所以我快樂的另外一個源泉就是我在全世界都有老師。從歷史的角度看,從古代到現代,我也都有老師。
  在我49年的外交生涯中,我一共到過全世界183個國家。需要特別說明的是,我最尊敬的人、最佩服的人、永遠感激不盡的人就是我的老師,各國的老師。
  我曾經有3次出國留學的機會,但因為歷史原因都沒有留成。第一次是在1958年年底,鄉下學校校長告訴我,再過一年準備派你去蘇聯留學,你現在要突擊俄語,因為你沒學過。但是到了第二年,1959年上半年,校長通知我:中蘇關係出現了問題,留學你別去了,你自己考吧,後來就沒有留蘇。若干年之後我才到了當年要去的莫斯科大學,在那裡流連忘返,也請教了莫斯科大學老師和學生一些問題。
  又過了若干年,我在北大上一年級的時候,學校通知我,讓我準備去英國留學,很可能是牛津或者劍橋,公派。結果過了3個月通知我說,不去了。因為中國在1960年遇到了嚴重的經濟困難和自然災害,所以公派留學計劃取消了。
  再過了若干年,我已經到了外交部,通知我可以到美國去留學,或者叫鍍鍍金,一年。沒過兩個星期又通知我不去了,因為想讓我做外交部的新聞發言人。
  我非常羡慕有機會到國外學習的中國青年朋友,但是我有我的幸福所在,就是除了有那麼多優秀中國老師之外,好多外國老師對我太好了,對我的教育太值得珍惜了。
  比如說我有位英國老師,做人特別好。他專門支援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,抗戰勝利之後留了下來,教育趕走侵略者之後的中國青年,新中國成立之後又幫助新中國培養人才。我成了他的學生之一。
  他講課特別厲害。教英文時,他說學英文不光要學發音、詞彙、語法,還要學習有關的歷史背景,這樣才能學得透。即使教我們最簡單的英文單詞,他都聯繫歷史來講,比如說豬肉,學過英文的人都知道pork(豬肉),他就問了為什麼和豬沒關係呢?是因為歐洲大陸去的人占領英倫三島,把當地人當作奴隸,養豬的人只能是當地人,豬的名字就是pig,但是一旦成了肉,對不起,當地人不能吃,只能給歐洲大陸來的人吃。所以豬肉的英文就用歐洲大陸的一種語言來命名了。他這樣一講我覺得就更願意快樂地學習了。
  我還有一位美國老師,她特別熱愛新中國,嫁給中國留學生,後來成了我的英文老師。當時北大條件很差,7個男生住一間宿舍。這位端莊的美國女老師,騎自行車一個晚上到男生宿舍給我們輔導,自己帶著鏡子讓我們對著口型練發音;另一個晚上她會到女生宿捨去輔導。
  我特別喜歡印度的泰戈爾。作為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亞洲人,他還是世界唯一的兩個國家國歌的作詞者和作曲者,我想不到還有第二個這樣的人。我專門去過他的家鄉學習他的事跡,他還是一個偉大的國際政治觀察家。1937年日本軍國主義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之後,他第一個憤怒譴責這種帝國主義行徑。這就是我沒有見過面的好老師。
  我特別崇拜美國第三任總統托馬斯·傑斐遜,他一直說在美國當總統很光榮,但是他認為最幸福的職業是當老師,當大學校長,為此,我專門到弗吉尼亞大學向他表示敬意,他那麼喜歡做老師,值得我尊重。
  還有一個我沒見過的,就是小說家馬克·吐溫,我太喜歡他了。那麼好的創作能力、創新能力,同時還是那麼好的一個人。在那個時候他就為在美國打工的華人主持公道,仗義執言,他批評當時美國少數官員歧視中國的工人。說實在的,這種先進理念讓我敬佩,直到他死後100年,美國國會才通過決議,向當時受歧視的中國人道歉。
  今天參加這個會我感到特別幸福的是,這個會可以產生更多的國際交流,特別在教育領域,為我們自己的祖國,也為世界各國人民培養出好的人才,這些人才能使我們中國人民和世界各國人民,今後都能生活得更幸福,更快樂。也像我所喜愛的,一位美國詩人在詩中寫的,讓我們共同發展好教育事業,搞好教育交流,讓我們這個世界的每一個明天都比今天更美好。
  (本文根據作者在2013年中國國際教育展上的發言整理而成,未經本人審閱)  (原標題:在知識的海洋面前,我是永不畢業的小學生)
創作者介紹

1207

kt47ktbf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